Part II


参加美国乒乓球全国锦标赛(二)

九点正,U1800的小组比赛开始。我明显感到手紧,正手弧圈球频频拉飞,反手快弹也是下网多。这次的状态真差。好在我的防守还行,再加上对手吃我 的发球,我勉勉强强胜了第一场。第二场对一姿势难看积分很低的纽约老美,我还是找不到状态。凭良心讲,这老美打得不错,能搓出转与不转,偶尔还能冲一板弧 圈,场外也有指导。关键时刻,老美吃了我几个发球,接得老高,但落下时都擦了边。看来我运气很糟。这一场我输了。最后一场我打得比较放松,赢得顺利。老美 还是底气差了点,后来关键一场2:3输了。小组出现连环套,算完小分我幸运出线了。大难不死,本应必有后福。第二轮淘汰赛我碰上一俄罗斯强人,靠,缠了两 腿的绷带,或者是护膝。一交手,我就知道惨了。这厮居然会反手台内拧,正反手弧圈都有一定质量,动作标准,连续拉三板以上不失误,发球还会逆旋转。这么高 的技术含量,绝对有受过专业训练。我发长球他拉,发短球他拧,我挡一板他再拉一板。我拉的弧圈他挡过来有明显的飘动,我都找不着点。这是一场完败,我输得 心服口服。奇怪的是,第二天我查比赛结果时发现这强人杀进前几强后竟输给我感觉比较差的一个手下败将,业余的比赛真让人不可思议,一物降一物吧。

下 午,U1600的小组赛开始了。这次要好好把握了。我的状态有回升,主要表现在正手的火力趋于稳定。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原因,还是对手不弱,每一场都是 磕磕碰碰,没有那种酣畅淋漓的大胜。好歹没失手,过了小组赛。第二轮碰上一美国小伙子,此人球德有点问题,好几次明明我把球打死了,他楞是说旁边赛场的球 干扰不算。有一次很明显他没接着球,然后邻赛场的球落在身后老远的位置,他硬说不算。我没跟他计较,因为觉得我必胜,结果也是我2:0领先了。但第三局开 始后,此人改变策略,退至中远台拉弧圈,他有如神助,屡屡拉出速度旋转俱佳的球,连拿两局11:2,11:3。乘着换边的间隙,我快速地想各种策略。决胜 局,我不断地变发球,他也仿佛回到人间,失误多起来了。我有惊无险地拿下了第五局。

后来又过了几轮,四分之一决赛对一老美。打起来才知道是 个削球手。我暗暗叫苦,从没打过削球的。还好,业余削球失误多,不过我拉的弧圈球一旦被他削回来,球那个转啊,只敢轻搓一下。前两局我2:0领先。又是第 三局,我感觉好像炮台歪了,怎么都拉不上,被他扳了一局。第四局很紧张,我莫名其妙地吃发球。他改到正手位发球至我的正手不出台,发球手法有点怪,我无法 判断旋转。他还真能用相似动作发出下旋和上旋。比分交替上升一直到了deuce.我先发球,我定了定神,发球后抢攻他反手,得分。赛点,他发球,又是正手 球。考虑到他进攻不行,我想保守点,轻搓一下,没想到是上旋,球直飞出界。11:11。我发了突然的不转长球去他的反手,他没对上。又到了我的赛点。他还 发正手球,同样是这样在空中划了一下子,我认为是下旋球,轻搓一下。靠,又是上旋,球又飞了。12:12。紧张了。我发了下旋短球,他搓回,我也搓,然后 找准机会一板弧,他削飞。我大吼一声,这时候太需要自信了。他还是这个发球,我小心翼翼地很轻很轻地一搓,靠,又飞了。13:13。看台上有人爆笑。上 旋,都是上旋。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正手弧又拿一分。他还是这样发,妈的,我打了一板,他勉强挡回了个高球,落在我球台白线附近,我大力杀,靠,下网。 14:14。我无奈地笑了笑。再来,又是一个正手弧接扣杀,再拿一分。正手进攻挣气啊,关键时刻全靠它顶着。他又是一样的发球,此时的我完全无法看出旋 转,凭猜的。刚刚我打了他一板,他该改下旋了吧。我轻轻轻轻地搓了一板,靠,出界。15:15。看台爆笑。我整个儿脑子不转了。能做的就是保住我的发球, 接发球看运气了。这时我的正手弧圈保持了惊人的稳定性,又干下一分。妈的,我还真不敢干净利落地打一板接发球。赌下旋,又接出界了。16:16。业余,真 正的业余。这是命吗。从打球至今,没把球接成这样的。正手弧,再来一把吧,中了。我也牛,10平后,弧圈把把命中,这也不常见。旁边的一球友实在看不下去 了,叫了个暂停。他让我击球侧面,这样即使判断错了,也不至于将球接出界。但我不会击球的侧面,没这技术储备,何况还是正手台内球。硬着头皮我又回到球台 边。他可能以为通过球友指导我就会接这个发球了,竟然换了一种发球发到我反手。这次是清清楚楚的下旋,我稳稳地搓回,找好机会,一板爆冲18:16结束了 战斗。比赛结束后,我很感谢球友的那次暂停,对我没什么用,但把对手蒙了。这天所有的比赛就结束了。十场八胜二负,马马虎虎。

回到旅馆,我 感觉蛮累的,但精神不错。第二天U1500 和 U1900的小组赛就要开始了,U1500可是我最有希望的夺金点了,还有U1600的半决赛,会是很充实的一天。但我实在不喜欢这旅馆的毯子,怎么也睡 不着。而且这里的空气极为干躁,呼吸不爽。折腾着进入浅睡眠后,闹钟响了。五点半,老婆孩子起床去大峡谷Bus Tour。六点,她们出了门。我又把闹钟设到七点十分,九点比赛开始。仔细检查闹钟的设置,一切正确。然后躺倒。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听到走廊上有人 说话的声音。正想翻个儿身继续睡,突然一想七点前怎么就这么吵。起身一看,靠,八点三十三!!吓得我一身冷汗。再次检查闹钟,是定的七点十分,但是没开。 有鬼吗?没时间细想,抓了一袋面包两瓶水,就飞跑出门。路上干掉了两块面包,真他妈难吃。到了场地,U1500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待续》

No comments:

ICC California State Open Videos/Slideshows

Chen Longcan and Xiao Wei Footage